“在这里,我没有虚度光阴”

2019-12-02 导读

导读 : 于苏甫江·玉山。(资料图片)当身边不少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发愁时,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库车县的维吾尔族大学生于苏甫江·玉山大学期间创立的“伯乐学车”平台,年营业额已超过百万元,为140多名大学生提供了勤工俭学的机会。不久前,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创业园里,这名研二学生刚给员工发放完3月份的工资,“今年,公司业绩预计可以再增加两倍”。于苏甫江说,放在5年前,这...

导读 : 于苏甫江·玉山。(资料图片)当身边不少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发愁时,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库车县的维吾尔族大学生于苏甫江·玉山大学期间创立的“伯乐学车”平台,年营业额已超过百万元,为140多名大学生提供了勤工俭学的机会...


“在这里,我没有虚度光阴”


于苏甫江·玉山。(资料图片)

  当身边不少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发愁时,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库车县的维吾尔族大学生于苏甫江·玉山大学期间创立的“伯乐学车”平台,年营业额已超过百万元,为140多名大学生提供了勤工俭学的机会。

  不久前,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创业园里,这名研二学生刚给员工发放完3月份的工资,“今年,公司业绩预计可以再增加两倍”。

  于苏甫江说,放在5年前,这一切他都不敢想象。

  小时候,于苏甫江的父母都在离县城很远的监狱工作,小学二年级起,于苏甫江便跟父母单位的30多个孩子一同住在单位定点学校的集体宿舍。

  “姨父是专门接送我们这群孩子的校车司机,从小学到初中,跟姨父的交流比父母还多。”与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少,儿时的于苏甫江更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发呆。每次,当有人因故指责这个看上去反应比别人稍慢的少年时,姨父都会鼓励他,“我觉得这娃娃以后一定能做大事情”。

  姨父的陪伴,让童年的他备感温暖。于苏甫江感激他人生中的第一个“伯乐”,“那份朴素的鼓励,给予了一个懵懂少年更多自信的力量。”

  2013年,于苏甫江以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民考汉”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到千里之外的湖北武汉求学。

  从小不怎么说话,有些害羞的他,进入大学后与同学们交流少,甚至没什么朋友。为了锻炼表达能力,于苏甫江利用课余时间做起了兼职。第一份兼职,是和维吾尔族老乡艾力一起,在武汉各个高校推广一款手机软件。

  在一周的时间里,他俩跑了武汉纺织大学、江汉大学等近10所高校,在校园里搭帐篷、摆摊叫卖,常常一天下来“嗓子都喊哑了”。那一周,他成功拉到400个会员,赚了近万元。“但真正兴奋的不是赚钱,而是能够与人有效沟通。”

  兼职的经历让于苏甫江打开了心扉,对个人成长有了更多期待。2015年3月,在学长的介绍下,他做起了某电商超市的校园经理,还招了7名“店长”。

  运营初期,于苏甫江要到学生寝室发传单。“最开始常吃闭门羹,有时候敲了门,明明里面有声音,也没人回应;有时候门刚打开,听到是发传单,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他始终相信坚持的力量。第一次没沟通好,他就总结反思,再去一次。为了不影响学习,他只在晚上7点至9点开店。“经营效益好的时候,一晚上可以接100多单,客单价在10元左右。”在湖北50多所高校的周榜单里,于苏甫江负责的校园业绩始终位列前5。

  于苏甫江慢慢琢磨起管理之道。他会带着“不好意思敲门”的店长一起推销、定期给店长开会、抓好团队凝聚力。一学期下来,他不仅营利两万多元,解决了自己的生活费,“更重要的是,很多同学都认识了我,也很认可我。自己的团队协作能力、沟通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

  这个曾经自卑的男孩,信心越来越足了。

  大二刚开学,于苏甫江从兼职QQ群里,看到一种“驾校招生代理”的兼职工作,这让他想到暑假在驾校训练时发现的问题:收费不透明、教练时间观念弱、学员体验差。

  市场存在问题就意味着机会。他找到工商管理学院辅导员尼加提·艾买提,提出想尝试校园O2O驾驶培训创业。“尼加提老师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从大二在食堂与他相识后,就经常联系,他对我的想法很支持”。

  有了老师的支持,于苏甫江更加坚定了信心。他找到学校附近的一个驾校老板,拉上中南民族大学的朋友张英,合伙注册了一家公司。于苏甫江负责团队的建设,以及网站、微信公众号的开发运营。

  给平台起名字的时候,有成员建议取名为“酷学车”,但于苏甫江坚持“伯乐”这个名字。在他心里,“伯乐”代表的是识才、是认可、也是姨父,他希望将“伯乐精神”带到创业路上。

  短短4个月,他们招收了百名学员,月营业额达到30多万元。合作逐渐深入,但于苏甫江却感觉到一些实际情况与“服务学员”的理念相违背,驾校老板希望招收更多的学员来赚钱,而他则坚持“前期应该将资金投入建设平台和学员服务”。

  这次合作终止于一次学车场地纠纷。为了给学员提供更好的学车条件,于苏甫江建议租下离学校近的练车场地,但驾校老板认为“不利于驾校赚更多的钱,不划算”。

  结束合作后,在学校团委老师的支持下,2016年4月,于苏甫江和张英注册成立武汉伯乐学车有限责任公司。由于资金短缺,他便找到学校附近某驾校商议合作,但很快就认识到,“驾培过程中学员的体验最重要,而传统驾校的经营者,在理念和经营模式上很难适应学员的需求,有的也不愿意去改变。想要做好‘伯乐学车’,必须自己搭建良好的运营模式。”

  2018年3月,他租下一片场地,开始了完全由自己掌控的创业之路。

  招募驾校教练,组织教练开展服务理念、教学态度、公司组织文化等专业培训,第一次将服务标准写进与教练的协议中。同时引进技术,使学员可以利用VR技术练车,等练习到一定程度再实地练习,“这样,真正练车的时候就很容易上手了。”

  在学校团委的支持和帮扶下,于苏甫江参与了多场大学生创业大赛,先后获得第六届武汉大学生“互联网+”创新创业项目大赛银奖、“筑梦浙楚”优秀大学生双创项目二等奖、2017年湖北省大学生创业大赛创业实践赛银奖……累计获得了10万余元的奖金和补助,“在比赛中不断打磨运营模式”。

  “这4年里,于苏甫江一直在进步。”尼加提·艾买提感慨,“他在创业这条路上的艰辛和坚持,我一直看在眼里。”

  在于苏甫江看来,尼加提·艾买提老师是他的第二个伯乐,“他为我提出了许多关于平台发展的建议,给了我很多正能量,让我一直坚持着”。

  回顾过去几年的创业过程,于苏甫江感叹,“这里的环境为大学生创造了更多实现梦想的可能。”

  2017年,凭借优秀的学习成绩和优异的创业实践经历,于苏甫江·玉山成功保研本校电子商务专业,并担任学校少数民族学生辅导员,为学校刑事司法、会计、新闻与文化传播三个学院的43名新疆籍少数民族学生学习生活提供帮助。

  为了提高这些学生的学习意识,他组织了“读一本好书”、读书分享会等活动,创新学习途径。“2018级学生中,这学期没有一个人挂科,有两个学生在班里保持着优异的成绩。还有对创业感兴趣的,他们的创业项目‘卡路里’(为健身人士提供健身餐),很受师生欢迎。”

  到武汉的第五个年头,这名新疆维吾尔族大男孩感恩大学里遇到的几位“伯乐”为自己指引前进的方向;感恩自己的坚持与付出,没辜负大学时光,收获了人生成长。而让他最开心的是,现在能以“伯乐”的身份,帮助更多的学弟学妹,孵化人生梦想。(刘益伶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雷宇)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快手打响突围战
离岗创业照发工资,这么好的政策是谁准备的?